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乌鲁木齐米东区一鱼塘大批鱼突然亡养殖户疑

2018-12-07 05:24:57

乌鲁木齐米东区一鱼塘大批鱼突然亡 养殖户疑水污染

5月6日,在米东区羊毛工镇卧龙岗村,前往鱼塘的路上,扔满了死鱼。(丁瑜摄)

乌鲁木齐讯(牟敏实习董莹莹) 米东区羊毛工镇卧龙岗村鱼塘的鱼,半个月来大批死亡。

“一周前下了一万七千元的鱼苗,现已死得差不多了。”养殖户马金明从鱼塘扔出几条刚死的鱼,岸边草地上大大小小的死鱼有好几百条,大的有800克,小的不到100克。

目前村里已有五六家养殖户的鱼出现大量死亡现象,上午放的鱼苗,下午就开始陆续翻肚子,养殖户怀疑是水污染导致。

渠水进鱼塘鱼开始死亡

卧龙岗村养殖淡水鱼已有近半个世纪,共有鱼塘3000多亩。养殖户马志强家承包了20亩鱼塘,家里经济来源主要是鱼塘收入。4日他试探性地撒了一千块钱鱼苗,早上撒下去,下午就死了不少。

6日,看到鱼塘旁有条渠里的水几乎是灰色的,不时散发着一股臭味,原来这是一条泄洪渠,养殖户们换水用的都是渠里的水,没有别的选择。“今天有风,没风的时候更臭。”养殖户李作良说。

随村民查看了十余个鱼塘,每个鱼塘上都或多或少漂着死鱼,岸边也散落着不少死鱼。有的鱼塘边上密密麻麻都是鱼的尸体,有的已经成了鱼干,有的则是刚捞上来的。

李作良承包了30多亩的鱼塘,投放了2吨的鱼苗,如果鱼不死,到了七八月,他可以收入20吨的鱼,但现在即使鱼苗不再死亡,他仍然无法收回成本。

另一位村民李作明承包了两块鱼塘,一周前下了38000尾鱼苗,现在近8000尾都死了。

李作明的鱼塘之前一直用的是雪融水,没有出现鱼苗大量死亡的现象。

李作明说,5月2日,鱼塘和水渠之间开了一个口子,他引了大约20公分深的渠水进鱼塘,第二天早上鱼就开始死。他捞出一条刚死的鱼,鱼鳍和鱼尾呈现出红色。

有着十几年养鱼经验的李作明说,这样的鱼是中毒死的,正常鱼的鱼鳍应该是灰黑色的。李作明说:“我们都怀疑是渠水受了污染,鱼才死的这么厉害。”

看着一条条被浪冲到岸边的死鱼,李作明使劲咂了口烟,挽起袖子,站在鱼池里开始捞死鱼。“不捞出来把水都弄臭了,这能咋办啊。”李作明扔了没吸两口的烟说。

据养殖户反映,约在三年前,卧龙岗村就不能养白条、五道黑、鲫鱼了。只要一放这样的鱼苗,准死。只能改养草鱼、鲢鱼、鲤鱼这样成活率比较高的鱼。

渠水氨氮超标打井资金不足

5月3日,从事鱼病防治工作5年的技术员林海,听说村民鱼苗死亡的事后,来到卧龙岗村为村民做了简单的水质监测。通过试剂检测,渠水中亚硝酸盐轻微超标,氨氮超标很多。林海说,由于他做的只是简单的检测,水中很多成分他无法检测出。根据目前的情况,村民必须用水质好的水来养鱼。

为了减少损失,村民李作良买了一种降氨氮的药,一公斤20元,撒了价值800多元的药,“不撒药死得更多,贵也得用。”李作良重重扔掉手里的死鱼,一个劲摇头。有的村民往鱼池撒了石灰水、盐水等来改善水质,但都没有减少鱼苗的死亡。

“原来这里的鸟特别多,这两年野鸭子不来了,天鹅也不来了。”李作良指着不远处的一块湿地说。

据了解,去年该村也出现过大量死鱼的事。去年6月底,一村民的鱼塘渗了渠水,当时鱼已经要上市了,价值20多万的鱼几乎在一夜之间全死光了。

卧龙岗村村委会主任马志瑞说,该村的淡水养殖水域约有3000多亩,并于2009年成立了卧龙湾淡水养殖专业合作社。180多位村民加入了合作社,主要是为了改变养殖户各自为战、比较落后的传统养殖方式,方便技术交流、信息咨询。

马志瑞说,该村有两条水渠,一条由猛进水库流入八一水库,除了排洪,也承载了沿线及其它支干部分污水的排放。另一条则是经过三道坝工业园流进村里的,流进八一水库,但是两条水渠的水都不适用于淡水养殖。村里想要打井,资金又不够,由于水源问题无法解决,村民只得用渠水养鱼。 羊毛工镇副镇长金保东说,若要打一口300米深的井,每米约700元的费用,政府可以补助50%的费用,剩下的需要村民自筹。只要村民自筹的资金到位,就马上可以打井,解决淡水养殖的水源问题。但卧龙岗村的自筹资金不能到位,所以水井一直没能打。

马志瑞算了算账,村上的3000多亩养殖水域,大概需要十口300米深的水井来解决水源问题。每口井加上水泵等其他费用,大约需要25万元,十口就是250万,即使政府补贴了,剩下的费用村民也交不上来。

“想打井来解决水源问题,已经向镇上打了申请,但动员村民好几次,村民的自筹资金都交不上来。自筹资金不到位,水井一直打不成,这养鱼没有水,村民不用渠水咋办?”马志瑞看着鱼塘上漂着的死鱼无奈地说。

水上挖机租赁
深圳积分入户
通风柜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