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三章 巨大的阴谋

时间:2020-02-15 17:27: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三章 巨大的阴谋

“国王叔叔!我是丹妮,小丹妮啊!”都里斯一世的出现,让丹妮欢呼雀跃,她高举着手上那把黄金色短剑,向都里斯喊道,“国王叔叔,您还认得这把短剑吗?”

丹妮的欢呼让她身边的苏菲娅、乔伊卡、卡修斯和雷无不感到惊讶,这位少女到底跟这都里斯王是什么关系?莫非她要到王国首都,就是为了见这位国王吗?可是,都里斯仅仅是向丹妮点了一下头,就没有再理会她,他从“黑色疾风”的背上跳下来,径直走到让·内达面前。

“陛下……”刚才一直狂放无比的让·内达顿时没有了气势,“想不到为了对付我,陛下居然亲自出马了。”

“留在王都里的皇家骑士,也只有你和朕两人了,除了朕之外,还有谁能与你抗衡?”都里斯以凌厉的目光直视着他,“让,你能告诉朕,是什么令你堕落的吗?”

由于让·内达的手上还拿着致命的利剑,福克斯不由得惊呼道:“陛下!小心……”刚才让·内达恼羞成怒,想杀自己灭口;如今陛下走这么近,万一这个失控的骑士再一次发难,后果不堪设想……此时福克斯不得不担心起君王的安全。

都里斯全然不顾福克斯的劝告,走到距离让·内达不足一米处。此时,都里斯手无寸铁,站在他面前的让·内达只要向前踏出一步,就可以把手中长剑穿透他的战甲,直刺入肉体里面。虽然都里斯武力超群,但是对方也是一名跟他同一等级的皇家骑士,要做到这一点绝不困难。

“如果你想杀朕的话,现在就是最佳的时机了。”不仅无视臣子的劝告,这个胆大妄为的国王甚至出言刺激处于失控边缘的叛徒,让在场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让·内达拿剑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可以看出,此时在他的内心里同样进行着异常激烈的挣扎。是的,他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可以将这个国王的性命夺去……中需一步就可以,以他皇家骑士的实力,要做到这一点完全没有难度;然而到底是什么让他犹豫至今?

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其实就在都里斯刚刚出现的时候,对他流露出杀意的可不只让·内达等人。苏菲娅死死地盯着都里斯——这个杀死害父亲和兄长的凶手。没错,苏菲娅确实说过,为了王国所有百姓的福祇,她甘愿放下仇恨,而且她自己也的确这么做;然而,当真正的仇人真真确确地站立在她面前时,她的情绪还能平静到泛不起半点涟渏吗?

细心的乔伊卡也在担心这个问题,所以他不放心地向苏菲娅望了一眼;然而苏菲娅的表情还是让乔伊卡大吃一惊。这位平时温婉柔情的少女脸上,居然挂上了令人胆寒的仇恨和杀气!乔伊卡连忙拉着苏菲娅的手,他担心她会突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做出了无法挽救的事。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苏菲娅,过圣-安琪的长久训练,苏菲娅的自制能力非常强,她努力克服了冲动,自此至终都将复仇压抑在想法上面。

但是对于苏菲娅留露出来的杀机,都里斯似乎浑然不知,显然他已经把注意力集中眼前的让·内达身上,而且其他人也并没有发现苏菲娅的杀意,这让乔伊卡感到无比兴幸。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实际时间只过了几分钟,但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似乎已经过了几年那么漫长,最终,有人坚持不住了,这个人就是——站在让·内达身后的杀手首领!

“去死吧——”杀手首领大喝一声,抡起手上的军刀往都里斯一世头上砍过去!

“住手!”让·内达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干什么?内达爵士,你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了吗?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由我去杀掉那伪王!”说着,杀手首领使劲挣脱了让·内达的纠缠,再一次欺身上前,想夺取都里斯的性命。

可是杀手首领还没有冲出半步,他的身体就停在了原地。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从自己胸口处穿出来的、正在滴血的长剑,然后转过头

,一面怒容地瞪着让·内达:“你……你想背叛我们吗?”

“背叛吗?哈!我早已不在乎这个罪名了。”让·内达冷笑道,然后,他把长剑从杀手首领的身体里拔出,“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杀害陛下的。”

随着长剑的离体,杀手首领的身体轰然倒地。不久前,让·内达在卡修斯的魔法攻击之下救了他,现在却又是同一个男人亲手杀了他。杀手首领死不瞑目,眼神里带着不甘和怨恨,不知道是在怨恨让·内达杀死他,还是在怨恨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

杀手首领死后,在场幸存的十几名黑衣杀手纷纷掏出匕首,或者割断了自己的咽喉,或者捅进自己的心脏,他们为自己的任务流尽到了最后一滴血。

“将军,咱们怎么办?”在让·内达的部下中,一名看似副官的军人对长官提出了询问。

让·内达无奈地闭上眼睛,以非常平缓的语气说道:“一切都结束了,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黄衣波勒军士兵们面面相觑,他们猜不出内达将军这句话的含义。

“现在始作蛹者都死了,让,你可以告诉朕,令你堕落的原因吗?”都里斯的神态仍然非常平静。

“是莉莉丝。”让·内达含首说道。

“莉莉丝!”丹妮惊呼起来,“难道你说的莉莉丝,就是那个……”

“没错,小姑娘,你猜对了。正是因为你知道莉莉丝的存在,所以才会让我协助他们来追杀你。”让·内达苦笑道,“想不到我堂堂皇家骑士,居然会败给美色,被一步一步地套进圈卡里面,无法自拔。说起来真是惭愧啊。”

“莉莉丝?你们说莉莉丝是什么人?”都里斯问道。

“陛下,关于莉莉丝的事,就让这位小姑娘跟您解释清楚吧。如今我让·内达自知罪无可恕,只有一件事想请求陛下答应。”

“大胆!你这个罪臣还有资格跟陛下讨价还价吗?”福克斯向让·内达吼道。

都里斯用手势制止了福克斯的怒斥,他对让·内达说:“说吧,你想让朕帮你做什么事?”

国王的宽容使让·内达露出欣慰的笑容:“陛下。背叛您的只有让一人,我的部下只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只要他们放下武器,请陛下饶恕他们。”

“没问题。”都里斯点了点头,“波勒军人不互相残杀,刚才已经有这么多人死在同僚的剑下,令朕无比痛心。朕绝不会为难他们。”

“感谢陛下。”让·内达向都里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然后对他的部下喝道,“没听到吗?马上放下武器投降!”

听到上司的命令下,幸存的黄衣波勒军都纷纷抛下了手中的武器,向他们的同僚投降。

“那我就放心了。”让·内达笑着说出这句话,此时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突然,·内达又作出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他猛然回转剑身,“哗”地一声从战甲的夹缝处捅进自己的身体里。

“不!”都里斯惊呼一声扑过去,扶住了即将倒地的让·内达,然后四周高呼道:“光明牧师呢?福克斯,咱们的随军牧师在哪里?”

“陛下。”背后的福克斯报告道,“这次行动为了保密和出其不意的需要,没有带上任何随军牧师。”

“不行!一定要找一个牧师来!福克斯,马上去办!”都里斯吼道。

“让我来吧。”苏菲娅挣脱了乔伊卡拖着她的手,走到都里斯身边,“我也是一名牧师。”

说着,苏菲娅取出银制十字架,念起了“治疗术”的咒语,只见在十字加上,呈现出温暖的魔法光芒。都里斯让开了位置,给苏菲娅为让治疗。

正当苏菲娅要把十字架放在让的伤口上时,让突然用手朝着苏菲娅拿着十字架的手拍去,可见让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苏菲娅的十字架被拍飞得老远,一时半会捡不回来了。

“你……”苏菲娅失声喊道。

“小姑娘,我……死有余辜,刚才……我还想杀死你们,你……不要救我。”

“我是牧师?难道要我见死不救吗?”

“要是……所有光明牧师都像你这么想……世界就……太平了。”让含笑说道。

“让。虽然朕并不清楚在你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但是在朕还是皇子的时候,你就在身边追随着朕,如今已经有二十年了。”都里斯将让·内达他扶起,使他坐在地上,“其实在朕心里,早把你当作兄弟,而不是臣子。况且即使你已经犯了错,刚才在最后关头时,你不也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吗?何苦到走到这一步?”

“正因为……陛下的宽恕……才令我觉得……自己非死不可……嗯——哇!”让吐出了一口血,他的生命之火,即将燃烧到尽头了。

“让!你要振作啊!朕不让你死!”

“没……没用的……我已经……刺穿了自己的……心脏……”此时,让用手紧紧抓住都里斯的肩膀,鲜血染红了国王的秘银合金战甲,“陛下。教庭……针对着王国……正进行着……巨大的阴谋……”

话音未落,让·内达的手从都里斯的战甲上滑落下来。他彻底地安息了。

此时,从东方射来一束曙光,黎明到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