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看点新锐力朱老爷丢瓜小说

时间:2019-09-23 13:24: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朱老爷其实不是高门大户的老爷,只是一个种西瓜的老瓜农。

  “老爷”是村里人们对他的称呼,这个称呼实在没有什么尊敬的意味,更多的还是调侃,因为他是一个认死理,爱钻牛角尖、以较真为乐的老瓜农。

  撇开朱老爷性格古怪,不得不承认,朱老爷的瓜种得那岂是一个“甜”字,可以概括地说,他种的西瓜,在十里八乡都是有了名的。

  这几日,朱老爷心情糟糕到了顶点。

  眼看今年的西瓜就要收了,结果这两天频频丢瓜,起初发现的时候还是丢一个两个,到后来那蟊贼是不是发现偷瓜并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竟然一夜偷四五个。又过了两天,那偷瓜贼更加肆无忌惮,朱老爷的瓜田,竟是一夜少了十几颗西瓜。

  “不行,照这样下去,瓜怕是要被偷完了。”朱老爷打算想想办法。

  这天,朱老爷的瓜田栅栏上,多了几块牌子:“园内有恶犬,擅自进入者,后果自负。”

  朱老爷想法很简单,指望着靠牌子上的话能震慑住那些偷瓜贼。

  朱老爷不喜欢狗,没打算真地养狗。

  不成想,这个牌子只起了一两天的作用,到了第三天,朱老爷的西瓜再次被盗,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报复心理,这一次一晚上足足被偷了十七个瓜。

  看着空了一半的瓜田,朱老爷的心简直在滴血。

  朱老爷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他想看看,那偷瓜贼是何许人也。

  入夜,朱老爷便是早早潜伏在自己的瓜田之中,一对小眼瞪得铮亮,仿佛生怕稍有不慎,那偷瓜贼就会从他眼前消失一般。

  没有让朱老爷久等,就看到栅栏外黑影闪动。

  令朱老爷一惊的是,这偷瓜贼竟然不止一人,仔细一数,竟然有七八人。

  朱老爷自知“寡不敌众”,故而就算心中愤恨,也是不敢冒然现身。

  就在这时,朱老爷隐隐听到那些偷瓜贼的议论。

  “泽哥,这恶犬若是窜出来了,我们跑不跑得掉?”竟是一个孩童的声音。

  接着,其余几个偷瓜贼闻言一阵大笑。朱老爷听得清楚,心中更是又惊又怒,惊的是,他没想到这几个偷瓜贼竟然都是孩童;怒的是自己这年辛苦的收成,会有一小半损失在这些顽童手中。

  这时,只听那被唤作“泽哥”的偷瓜贼说:“小六,你多跟我们来几次就知道了,这瓜园里,哪来的恶犬?”

  小六吃惊地问:“你们来过很多次了?”

  “我们基本上天天都来。”泽哥回答道。

  小六还是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学堂先生告诉我们——不问自取是为盗,是要被抓进衙门挨板子的。”

  小六的话,再次换来了一伙偷瓜贼的哄笑,还是泽哥为其解惑:“那是你没习得律法,朝廷为了保护和发展着想,十四周岁以下,犯了任何律法都得从轻发落。其次呢,法不责众。”

  泽哥觉得这样还是说服不了天真的小六,便补充说:“你知道这该死的朱老爷一年卖瓜能挣多少银子吗?每年能挣近百两银子啊!呸,这世道就是不公正,凭什么钱都让他这种没读过书的庄稼汉赚去了?凭什么我们就要面对贫穷?我们这也算是劫富济贫,算是替天行道!我们要把他今年的瓜全吃完,最好让他也体验一下穷困潦倒的滋味。”

  听到泽哥的这番话,朱老爷气红了眼,差点冲出去——自己赚钱是自己辛劳所得,来得正大光明,自己有钱凭什么就是罪过,他们贫穷反倒有理?

  朱老爷此刻对这些偷瓜小贼虽然恨之入骨,但出去把这群偷瓜小贼打一顿,却下不了手。再说小孩子腿脚快,自己年迈不一定能追上。就算追得上,痛痛快快地教训一顿又能如何,如今的小孩都金贵,谁家不当宝一样捧在手心?但凡自己下手重了,伤了他们,指不定被他们的家长反告一通呢!

  划不来!朱老爷摇了摇头。

  然而,当看到那帮偷瓜小贼都撸起袖管,做出准备动手偷瓜的姿态,朱老爷心中又心疼起来。

  急中方可生智,朱老爷几乎瞬间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汪汪。汪汪汪。”

  朱老爷的瓜 突然传来了这样几声犬吠。

  几个偷瓜小贼闻声,先是一愣,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句:“真得有狗,快跑!”

  其他偷瓜小贼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放下手中的西瓜,撒丫子就跑。

  瓜 ,当然不会有什么恶犬,这几声犬吠,便是朱老爷急中生智的结果。呃,确切地说,这几声犬吠就是朱老爷用手扣着自己的舌头装出来的。

  见这几个偷瓜小贼这么不经吓,朱老爷惊愕之余,又立即有些后悔。

  因为他猜到,这几个偷瓜小贼不可能那么轻易得善罢甘休。

  他毕竟也有过顽皮的时候,他明白,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仅是人这一辈子最有小聪明的时候,还是人探索欲最强的时候。

  朱老爷此刻几乎可以断定,少则半日,多则不超过三天时间,那些偷瓜小贼会回过味来。白天一定会来园里察看有没有狗,当他们得知园中无狗,猜出那犬吠乃自己所装之后,不但会继续偷瓜,而且还要报复,变本加厉,偷的更多。

  也就在这个时候,没读过几天书的朱老爷,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杜工部的那句脍炙人口的诗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时,朱老爷眼珠一亮,心中顿生一计——尾随那贼首“泽哥”回家,然后向其父母说明原委,让其父母严加看管。那偷瓜小贼的团伙一旦失去了主心骨,自然便会知难而退。

  朱老爷这样一想,顿时觉得自己便是孔明在世,算得上天底下最精明的人。

  奈何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巨大差距,总是在朱老爷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偷瓜小贼们跑离瓜园三十丈左右后,又聚在一起,并不担心“恶犬”会追来,有说有笑地慢慢离开了。

  泽哥在偷瓜小贼里面个子最高,其他几个对他恭敬拥戴,朱老爷想要在他们当中确认哪个是“泽哥”,显然轻而易举。朱老爷一路跟踪泽哥来到其家门口,母子相见,非常高兴,朱老爷正要上前告状,母子之间的对话却让他闻而却步。

  “娘,我回来了。”

  “泽儿回来啦?哟,怎么浑身是汗?”

  “嗨,别提了,那朱老爷的园子里还真养了一条狗,今天这一趟算是白去了。”

  “哎哟!”妇人的声音很是紧张,“那你有没有被咬到?”

  “娘,孩儿没事。”泽哥挺了挺胸,“明天我再去一探究竟,那狗若是只会吠不会咬人,孩儿明天一定连今天的一块带两个大西瓜回来。”

  朱老爷本以为,泽哥这样说,他的母亲于情于理,都应该是劝他收手。却哪里想到,泽哥的母亲很是赞赏地摸了摸他的头:“我们泽儿真厉害,长大绝对有出息。”

  听到母子俩的对话,朱老爷的心沉到了谷底,也冷到了极点,这个泽哥的母亲不但不阻止孩子的偷盗行为,竟然还鼓励。

  朱老爷下定决心,翌日一早,就进了城去,来到城里的狗集,点名要“跑得最快、最凶猛”的狗。

  当日傍晚,他真的便牵了一条大狗回了村。

  说是他牵着狗,倒是太过勉强,这狗块头大,劲也大。即便朱老爷这种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练就了一身力气的老瓜农,在回来路上,几次险些被它挣脱跑掉。

  对于这狗,朱老爷十分满意,狗越凶,越能震慑住那帮无耻的偷瓜小贼。

  朱老爷想得很简单,这狗长得凶猛,能让那些偷瓜小贼望而生畏,以后再也不敢来偷瓜。

  出人意料,晚上还是出事了。

  原来,在这白天,趁朱老爷进城买狗的功夫,泽哥来到朱老爷的瓜田,仔细探查了一番,发现朱老爷的瓜田里不但没有什么恶犬,连个拴狗的器具都没有,便立即猜出了昨夜那几声犬吠定是朱老爷假装的。

  想到这些,泽哥顿觉很是不快,叫来小伙伴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将自己的发现告知他们。他们义愤填膺,觉得今晚如果不羞辱一番朱老爷,便是辱没了自己“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志向。

  料定瓜园之中没有什么恶狗,胆子自然比之前要更壮一些,哪怕是听到犬吠,也浑然不惧。一边嘲讽朱老爷半夜装狗幼稚可笑,一边一个人抱着一个西瓜,嬉皮笑脸地向犬吠声走去。

  这就是这些偷瓜小贼们能想到的,最能羞辱朱老爷的方法——当着他的面,一边编词儿羞辱他,一边把他的瓜抱走。

  朱老爷老胳膊老腿的,这帮孩子自信只要自己一哄而散,他一个也不可能追得到。

  等偷瓜小贼们靠近犬吠声不足一丈的地方,看到那蹲在地上的不是朱老爷,而是一个黑毛大狗的时候,为时已晚。

  在他们发愣的时候,黑毛大狗扑倒了泽哥,一口咬在了泽哥的脖颈上。

  其他偷瓜小贼吓得连忙逃跑,忘记丢掉手中的西瓜,又被黑毛大狗追上,咬伤了两个。

  那些孩童,死了一个,一个被咬断胳膊疼得昏死过去,还有一个被大狗在小腿肚子上咬掉一大块肉,这自然算得上了不得的大案件,既然是大案件,就要对簿公堂。

  公堂之上,朱老爷大喊冤枉,自己立过“园内有恶犬,擅自进入者,后果自负”的牌子,且他们的行为本就属于偷窃,凭什么要自己承担。

  知县点了点头,觉得朱老爷言之有理,正欲判决,那师爷却在知县耳边轻语了几句。

  知县连连点头,眯着眼睛看着朱老爷,轻捻胡须若有所思。

  朱老爷心中咯噔一下,顿觉有不祥的预感。

  果然,知县一拍惊堂木:“孩童偷窃瓜果虽然有错,但我朝律法规定,不足十四岁者从轻处罚,故本官责令与本案有关的孩童家长,需严加管教自家孩童,不得再犯!”

  朱老爷听到身后有人长吁几口,仿佛松了一口气。

  那知县微微笑道:“瓜农朱……朱……”

  知县一时想不起朱老爷叫什么名,但很快消除了自己的尴尬:“……朱某,你虽已立牌警告,但没有完全防止他人进入瓜园的举措,造成现在的惨剧,你也有一定。”

  “可……”朱老爷本想说,只要别人想进,自己无论什么举措都是徒劳的。却被县令眼一瞪,硬生生地把话吞回肚里。

  “本官体恤民情,念你也有苦衷,故而便不追你刑责了。你给阿泽家赔七两纹银,给王二虎和宋河家里各赔三两银子,再处死那条凶犬,并书面承诺以后不再养犬便可。”知县说罢,没等朱老爷再说,便摆了摆手:“退堂吧。”

  “威武——”

  朱老爷心中自然不满,但判决已下,看知县那态度,自己不能不识好歹,毕竟十三两银子不多,为首的泽哥已死,这些孩童也得到应有的教训,到自己收瓜前,应该不会再有人偷瓜了。

  只是可惜了那条大狗,尽忠职守却莫名其妙地被判了死罪。

  之后半个月,朱老爷的瓜田的确没有西瓜被偷了。只是临近收成的前几天,西瓜又零零散散被盗了几次,但朱老爷已经不在乎了,一晚上丢一两个瓜,他还是丢得起,只盼西瓜收成以后,一定要重修围栏,最好修个小围墙,再雇几个人看守。

  谁料,西瓜收成的前一天,朱老爷再次被唤上了公堂。

  “怎么又是你们?”知县看到堂下的朱老爷和一个孩童家长,显得有些不耐烦。

  堂下妇人趴在地上,哭道:“大人,我孩勇儿死得冤啊!吃了这朱农的瓜以后,腹泻呕吐不止,还未等到郎中,便一命呜呼了!”

  得!又是一桩命案。

  “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西瓜绝对无毒,还请大人明察。”

  这时,仵作完成验尸,上堂来报:“禀大人,小的验来,应是那勇儿在将西瓜吃掉以后,又偷吃了张二家的油桃,两物本就相克。他回到家中,吃了其母做的绿豆羹、油饼,这两样也同西瓜相克,故而导致腹泻呕吐不止而亡。”

  朱老爷一听仵作这么说,顿时松了口气,叫道:“大人,这便真的不怨小人,一来这西瓜是那小儿从小人瓜 偷去的;二来,小人也无法控制这小儿吃瓜后的饮食吧?”

  见知县若有所思,朱老爷再次提醒道:“大人,上次在公堂上,可是教这些孩童不得再犯了?”

  知县眼睛一亮,似乎有了主意。

  那勇儿的家人怎肯罢休,大叫道:“大人,我们状告朱老农和张二两家,他们疏于管理,导致我家少不更事的勇儿可以盗取瓜果,这是严重的安全隐患啊。我们要求种瓜的朱老农家赔我八十七两银子,种桃的张二家赔七十八两银……”

  “大胆刁民!休得咆哮公堂!”没等勇儿的家人说完,知县一拍惊堂木,指着勇儿的家人怒斥道,“你们孩子再次偷瓜就已经有错,竟把食物相克中毒的推倒他人身上,天底下哪有这般道理。”

  朱老爷连连磕头,看着“明镜高悬”的匾额眼含热泪,的确,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偷了瓜,食用不当中毒了,关瓜农什么事。

  就在这时,朱老爷注意到,那个师爷再次附在知县的耳边说了什么。

  朱老爷心中一紧,因为知县再次眯着眼睛看向自己,再次用手轻捻起了胡须……

  共 45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群孩童多次去偷朱老爷的西瓜,朱老爷为此烦恼,他心地善良,不想伤害孩童,买狗吓唬他们。谁料事与愿违,孩童大意,被狗咬死咬伤。朱老爷因此被告上衙门,知县听取师爷的意见,判家长对孩童严加管教,朱老爷赔偿银子。原以为此事已了,半月后又被告上衙门,还是那孩童中一个,因偷吃西瓜和与其相克的食物,导致腹泻中毒而亡。本来谁是谁非,十分明了,可知县又听从师爷的。小说到此留下悬念,让读者猜想。细细读来,令人啼笑皆非,家长不好好管教孩童,对孩童的不当行为,不但不制止,反而表扬鼓励。知县没个主见,也是糊涂县官,稀里糊涂判案。让人深思,很有教育意义。小说跌宕起伏,构思巧妙,推荐共赏。【空城深深】

  1楼文友: 14:22:10 朱老爷丢瓜,丢出很多是是非非。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孩子的教育不当,会害了孩子,做父母的当深思。感谢赐稿看点!

  回复1楼文友: 14:40:41 感谢空城老师的精心和按语,问好老师。

  写这个文章的时候,其实是看了 7 2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 ,以及 上海一男童骑小黄车死亡,父母索赔878万 的社会事件的以后,觉得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在很是奇怪的情绪下写出的,可能会有些脱离现实,让各位读者见笑了。

  2楼文友: 17: 2:01 一篇好佳作,寓意深刻,借古讽今。问好老师。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2楼文友: 18:50:01 问好老师,谢谢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楼文友: 17:4 :02 现在这个社会,文中的现象都是很正常的,倒打一耙之事不少,令人叹息。 -我诗我心,写意人生!

  回复 楼文友: 18:52:21 是啊,好在现在社会还有良知去谴责。怕就怕一件荒谬的社会现象,却令所有人觉得很正常。就像当年扶老太太过马路反被讹钱,以至于现在的主流观念是不要多管这类闲事

  4楼文友: 2 :4 :27 看作者汪眸和文友讨论,反应作家对社会的关心,这满身病患的社会看是无可救药,但如果众人连良知都没有了,那就提前盘判死了

消化不良腹泻吃什么食物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肌肉风湿酸痛怎么办
母乳性黄疸宝宝有什么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