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看点新锐力朱老爷丢瓜小说

时间:2019-09-23 13:24: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朱老爷其实不是高门大户的老爷,只是一个种西瓜的老瓜农。

  “老爷”是村里人们对他的称呼,这个称呼实在没有什么尊敬的意味,更多的还是调侃,因为他是一个认死理,爱钻牛角尖、以较真为乐的老瓜农。

  撇开朱老爷性格古怪,不得不承认,朱老爷的瓜种得那岂是一个“甜”字,可以概括地说,他种的西瓜,在十里八乡都是有了名的。

  这几日,朱老爷心情糟糕到了顶点。

  眼看今年的西瓜就要收了,结果这两天频频丢瓜,起初发现的时候还是丢一个两个,到后来那蟊贼是不是发现偷瓜并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竟然一夜偷四五个。又过了两天,那偷瓜贼更加肆无忌惮,朱老爷的瓜田,竟是一夜少了十几颗西瓜。

  “不行,照这样下去,瓜怕是要被偷完了。”朱老爷打算想想办法。

  这天,朱老爷的瓜田栅栏上,多了几块牌子:“园内有恶犬,擅自进入者,后果自负。”

  朱老爷想法很简单,指望着靠牌子上的话能震慑住那些偷瓜贼。

  朱老爷不喜欢狗,没打算真地养狗。

  不成想,这个牌子只起了一两天的作用,到了第三天,朱老爷的西瓜再次被盗,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报复心理,这一次一晚上足足被偷了十七个瓜。

  看着空了一半的瓜田,朱老爷的心简直在滴血。

  朱老爷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他想看看,那偷瓜贼是何许人也。

  入夜,朱老爷便是早早潜伏在自己的瓜田之中,一对小眼瞪得铮亮,仿佛生怕稍有不慎,那偷瓜贼就会从他眼前消失一般。

  没有让朱老爷久等,就看到栅栏外黑影闪动。

  令朱老爷一惊的是,这偷瓜贼竟然不止一人,仔细一数,竟然有七八人。

  朱老爷自知“寡不敌众”,故而就算心中愤恨,也是不敢冒然现身。

  就在这时,朱老爷隐隐听到那些偷瓜贼的议论。

  “泽哥,这恶犬若是窜出来了,我们跑不跑得掉?”竟是一个孩童的声音。

  接着,其余几个偷瓜贼闻言一阵大笑。朱老爷听得清楚,心中更是又惊又怒,惊的是,他没想到这几个偷瓜贼竟然都是孩童;怒的是自己这年辛苦的收成,会有一小半损失在这些顽童手中。

  这时,只听那被唤作“泽哥”的偷瓜贼说:“小六,你多跟我们来几次就知道了,这瓜园里,哪来的恶犬?”

  小六吃惊地问:“你们来过很多次了?”

  “我们基本上天天都来。”泽哥回答道。

  小六还是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学堂先生告诉我们——不问自取是为盗,是要被抓进衙门挨板子的。”

  小六的话,再次换来了一伙偷瓜贼的哄笑,还是泽哥为其解惑:“那是你没习得律法,朝廷为了保护和发展着想,十四周岁以下,犯了任何律法都得从轻发落。其次呢,法不责众。”

  泽哥觉得这样还是说服不了天真的小六,便补充说:“你知道这该死的朱老爷一年卖瓜能挣多少银子吗?每年能挣近百两银子啊!呸,这世道就是不公正,凭什么钱都让他这种没读过书的庄稼汉赚去了?凭什么我们就要面对贫穷?我们这也算是劫富济贫,算是替天行道!我们要把他今年的瓜全吃完,让他也体验一下穷困潦倒的滋味。”

  听到泽哥的这番话,朱老爷气红了眼,差点冲出去——自己赚钱是自己辛劳所得,来得正大光明,自己有钱凭什么就是罪过,他们贫穷反倒有理?

  朱老爷此刻对这些偷瓜小贼虽然恨之入骨,但出去把这群偷瓜小贼打一顿,却下不了手。再说小孩子腿脚快,自己年迈不一定能追上。就算追得上,痛痛快快地教训一顿又能如何,如今的小孩都金贵,谁家不当宝一样捧在手心?但凡自己下手重了,伤了他们,指不定被他们的家长反告一通呢!

  划不来!朱老爷摇了摇头。

  然而,当看到那帮偷瓜小贼都撸起袖管,做出准备动手偷瓜的姿态,朱老爷心中又心疼起来。

  急中方可生智,朱老爷几乎瞬间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汪汪。汪汪汪。”

  朱老爷的瓜 突然传来了这样几声犬吠。

  几个偷瓜小贼闻声,先是一愣,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句:“真得有狗,快跑!”

  其他偷瓜小贼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放下手中的西瓜,撒丫子就跑。

  瓜 ,当然不会有什么恶犬,这几声犬吠,便是朱老爷急中生智的结果。呃,确切地说,这几声犬吠就是朱老爷用手扣着自己的舌头装出来的。

  见这几个偷瓜小贼这么不经吓,朱老爷惊愕之余,又立即有些后悔。

  因为他猜到,这几个偷瓜小贼不可能那么轻易得善罢甘休。

  他毕竟也有过顽皮的时候,他明白,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仅是人这一辈子有小聪明的时候,还是人探索欲强的时候。

  朱老爷此刻几乎可以断定,少则半日,多则不超过三天时间,那些偷瓜小贼会回过味来。白天一定会来园里察看有没有狗,当他们得知园中无狗,猜出那犬吠乃自己所装之后,不但会继续偷瓜,而且还要报复,变本加厉,偷的更多。

  也就在这个时候,没读过几天书的朱老爷,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杜工部的那句脍炙人口的诗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时,朱老爷眼珠一亮,心中顿生一计——尾随那贼首“泽哥”回家,然后向其父母说明原委,让其父母严加看管。那偷瓜小贼的团伙一旦失去了主心骨,自然便会知难而退。

  朱老爷这样一想,顿时觉得自己便是孔明在世,算得上天底下精明的人。

  奈何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巨大差距,总是在朱老爷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偷瓜小贼们跑离瓜园三十丈左右后,又聚在一起,并不担心“恶犬”会追来,有说有笑地慢慢离开了。

  泽哥在偷瓜小贼里面个子,其他几个对他恭敬拥戴,朱老爷想要在他们当中确认哪个是“泽哥”,显然轻而易举。朱老爷一路跟踪泽哥来到其家门口,母子相见,非常高兴,朱老爷正要上前告状,母子之间的对话却让他闻而却步。

  “娘,我回来了。”

  “泽儿回来啦?哟,怎么浑身是汗?”

  “嗨,别提了,那朱老爷的园子里还真养了一条狗,今天这一趟算是白去了。”

  “哎哟!”妇人的声音很是紧张,“那你有没有被咬到?”

  “娘,孩儿没事。”泽哥挺了挺胸,“明天我再去一探究竟,那狗若是只会吠不会咬人,孩儿明天一定连今天的一块带两个大西瓜回来。”

  朱老爷本以为,泽哥这样说,他的母亲于情于理,都应该是劝他收手。却哪里想到,泽哥的母亲很是赞赏地摸了摸他的头:“我们泽儿真厉害,长大有出息。”

  听到母子俩的对话,朱老爷的心沉到了谷底,也冷到了极点,这个泽哥的母亲不但不阻止孩子的偷盗行为,竟然还鼓励。

  朱老爷下定决心,翌日一早,就进了城去,来到城里的狗集,点名要“跑得快、凶猛”的狗。

  当日傍晚,他真的便牵了一条大狗回了村。

  说是他牵着狗,倒是太过勉强,这狗块头大,劲也大。即便朱老爷这种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练就了一身力气的老瓜农,在回来路上,几次险些被它挣脱跑掉。

  对于这狗,朱老爷十分满意,狗越凶,越能震慑住那帮无耻的偷瓜小贼。

  朱老爷想得很简单,这狗长得凶猛,能让那些偷瓜小贼望而生畏,以后再也不敢来偷瓜。

  出人意料,晚上还是出事了。

  原来,在这白天,趁朱老爷进城买狗的功夫,泽哥来到朱老爷的瓜田,仔细探查了一番,发现朱老爷的瓜田里不但没有什么恶犬,连个拴狗的器具都没有,便立即猜出了昨夜那几声犬吠定是朱老爷假装的。

  想到这些,泽哥顿觉很是不快,叫来小伙伴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将自己的发现告知他们。他们义愤填膺,觉得今晚如果不羞辱一番朱老爷,便是辱没了自己“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志向。

  料定瓜园之中没有什么恶狗,胆子自然比之前要更壮一些,哪怕是听到犬吠,也浑然不惧。一边嘲讽朱老爷半夜装狗幼稚可笑,一边一个人抱着一个西瓜,嬉皮笑脸地向犬吠声走去。

  这就是这些偷瓜小贼们能想到的,能羞辱朱老爷的方法——当着他的面,一边编词儿羞辱他,一边把他的瓜抱走。

  朱老爷老胳膊老腿的,这帮孩子自信只要自己一哄而散,他一个也不可能追得到。

  等偷瓜小贼们靠近犬吠声不足一丈的地方,看到那蹲在地上的不是朱老爷,而是一个黑毛大狗的时候,为时已晚。

  在他们发愣的时候,黑毛大狗扑倒了泽哥,一口咬在了泽哥的脖颈上。

  其他偷瓜小贼吓得连忙逃跑,忘记丢掉手中的西瓜,又被黑毛大狗追上,咬伤了两个。

  那些孩童,死了一个,一个被咬断胳膊疼得昏死过去,还有一个被大狗在小腿肚子上咬掉一大块肉,这自然算得上了不得的大案件,既然是大案件,就要对簿公堂。

  公堂之上,朱老爷大喊冤枉,自己立过“园内有恶犬,擅自进入者,后果自负”的牌子,且他们的行为本就属于偷窃,凭什么要自己承担。

  知县点了点头,觉得朱老爷言之有理,正欲判决,那师爷却在知县耳边轻语了几句。

  知县连连点头,眯着眼睛看着朱老爷,轻捻胡须若有所思。

  朱老爷心中咯噔一下,顿觉有不祥的预感。

  果然,知县一拍惊堂木:“孩童偷窃瓜果虽然有错,但我朝律法规定,不足十四岁者从轻处罚,故本官责令与本案有关的孩童家长,需严加管教自家孩童,不得再犯!”

  朱老爷听到身后有人长吁几口,仿佛松了一口气。

  那知县微微笑道:“瓜农朱……朱……”

  知县一时想不起朱老爷叫什么名,但很快消除了自己的尴尬:“……朱某,你虽已立牌警告,但没有完全防止他人进入瓜园的举措,造成现在的惨剧,你也有一定。”

  “可……”朱老爷本想说,只要别人想进,自己无论什么举措都是徒劳的。却被县令眼一瞪,硬生生地把话吞回肚里。

  “本官体恤民情,念你也有苦衷,故而便不追你刑责了。你给阿泽家赔七两纹银,给王二虎和宋河家里各赔三两银子,再处死那条凶犬,并书面承诺以后不再养犬便可。”知县说罢,没等朱老爷再说,便摆了摆手:“退堂吧。”

  “威武——”

  朱老爷心中自然不满,但判决已下,看知县那态度,自己不能不识好歹,毕竟十三两银子不多,为首的泽哥已死,这些孩童也得到应有的教训,到自己收瓜前,应该不会再有人偷瓜了。

  只是可惜了那条大狗,尽忠职守却莫名其妙地被判了死罪。

  之后半个月,朱老爷的瓜田的确没有西瓜被偷了。只是临近收成的前几天,西瓜又零零散散被盗了几次,但朱老爷已经不在乎了,一晚上丢一两个瓜,他还是丢得起,只盼西瓜收成以后,一定要重修围栏,修个小围墙,再雇几个人看守。

  谁料,西瓜收成的前一天,朱老爷再次被唤上了公堂。

  “怎么又是你们?”知县看到堂下的朱老爷和一个孩童家长,显得有些不耐烦。

  堂下妇人趴在地上,哭道:“大人,我孩勇儿死得冤啊!吃了这朱农的瓜以后,腹泻呕吐不止,还未等到郎中,便一命呜呼了!”

  得!又是一桩命案。

  “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西瓜无毒,还请大人明察。”

  这时,仵作完成验尸,上堂来报:“禀大人,小的验来,应是那勇儿在将西瓜吃掉以后,又偷吃了张二家的油桃,两物本就相克。他回到家中,吃了其母做的绿豆羹、油饼,这两样也同西瓜相克,故而导致腹泻呕吐不止而亡。”

  朱老爷一听仵作这么说,顿时松了口气,叫道:“大人,这便真的不怨小人,一来这西瓜是那小儿从小人瓜 偷去的;二来,小人也无法控制这小儿吃瓜后的饮食吧?”

  见知县若有所思,朱老爷再次提醒道:“大人,上次在公堂上,可是教这些孩童不得再犯了?”

  知县眼睛一亮,似乎有了主意。

  那勇儿的家人怎肯罢休,大叫道:“大人,我们状告朱老农和张二两家,他们疏于管理,导致我家少不更事的勇儿可以盗取瓜果,这是严重的安全隐患啊。我们要求种瓜的朱老农家赔我八十七两银子,种桃的张二家赔七十八两银……”

  “大胆刁民!休得咆哮公堂!”没等勇儿的家人说完,知县一拍惊堂木,指着勇儿的家人怒斥道,“你们孩子再次偷瓜就已经有错,竟把食物相克中毒的推倒他人身上,天底下哪有这般道理。”

  朱老爷连连磕头,看着“明镜高悬”的匾额眼含热泪,的确,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偷了瓜,食用不当中毒了,关瓜农什么事。

  就在这时,朱老爷注意到,那个师爷再次附在知县的耳边说了什么。

  朱老爷心中一紧,因为知县再次眯着眼睛看向自己,再次用手轻捻起了胡须……

  共 45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群孩童多次去偷朱老爷的西瓜,朱老爷为此烦恼,他心地善良,不想伤害孩童,买狗吓唬他们。谁料事与愿违,孩童大意,被狗咬死咬伤。朱老爷因此被告上衙门,知县听取师爷的意见,判家长对孩童严加管教,朱老爷赔偿银子。原以为此事已了,半月后又被告上衙门,还是那孩童中一个,因偷吃西瓜和与其相克的食物,导致腹泻中毒而亡。本来谁是谁非,十分明了,可知县又听从师爷的。小说到此留下悬念,让读者猜想。细细读来,令人啼笑皆非,家长不好好管教孩童,对孩童的不当行为,不但不制止,反而表扬鼓励。知县没个主见,也是糊涂县官,稀里糊涂判案。让人深思,很有教育意义。小说跌宕起伏,构思巧妙,推荐共赏。【空城深深】

  1楼文友: 14:22:10 朱老爷丢瓜,丢出很多是是非非。父母是孩子的老师,孩子的教育不当,会害了孩子,做父母的当深思。感谢赐稿看点!

  回复1楼文友: 14:40:41 感谢空城老师的精心和按语,问好老师。

  写这个文章的时候,其实是看了 7 2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 ,以及 上海一男童骑小黄车死亡,父母索赔878万 的社会事件的以后,觉得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在很是奇怪的情绪下写出的,可能会有些脱离现实,让各位读者见笑了。

  2楼文友: 17: 2:01 一篇好佳作,寓意深刻,借古讽今。问好老师。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2楼文友: 18:50:01 问好老师,谢谢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楼文友: 17:4 :02 现在这个社会,文中的现象都是很正常的,倒打一耙之事不少,令人叹息。 -我诗我心,写意人生!

  回复 楼文友: 18:52:21 是啊,好在现在社会还有良知去谴责。怕就怕一件荒谬的社会现象,却令所有人觉得很正常。就像当年扶老太太过马路反被讹钱,以至于现在的主流观念是不要多管这类闲事

  4楼文友: 2 :4 :27 看作者汪眸和文友讨论,反应作家对社会的关心,这满身病患的社会看是无可救药,但如果众人连良知都没有了,那就提前盘判死了

消化不良腹泻吃什么食物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肌肉风湿酸痛怎么办
母乳性黄疸宝宝有什么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淮南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肝炎医院哪家好 淮北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淮北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淮北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法四医院哪家好 铜陵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铜陵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铜陵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安庆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安庆房缺医院哪家好 安庆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黄山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黄山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黄山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延安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甘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南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甘南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贵阳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妇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室缺医院哪家好 安顺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安顺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安顺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安顺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安顺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昆玉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昆玉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昆玉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昆玉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二甲医院哪家好 甲肝 儿童肾病 咽炎症状 癫痫检查 恩施有哪些一丙医院 支气管哮喘 鹤壁有哪些其他医院 濮阳有哪些一乙医院 妇科医院 什么是高危妊娩病症 商丘有哪些三甲医院 什么是白癜风 什么是矮小症 济源有哪些一乙医院 成都有哪些一甲医院 白癜风如何预防 白癜风治疗方法 益阳有哪些二丙医院 怀化有哪些三甲医院 北京小儿神经内科 闭经的症状 齐齐哈尔有哪些三丙医院 癫痫病的病因 黑河有哪些一丙医院 杭州白癜风医院 揭阳白癜风医院 六安白癜风医院 马鞍山白癜风医院 天津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白癜风医院 中山房缺医院哪家好 潮州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潮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达州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达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幼儿中暑 孩子流鼻血怎么处理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